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长篇连载  »  【影猎者】(10下)作者:invcoder


字数:5524


            (10)猎人同盟(下)

  经理室内。

  「你搞毛啊!不是说好了至少拖个20分钟吗?怎么不到10分钟你们就跑来了?」圣凯闷声埋怨。

  「哼?你好意思说我?不是说弄上你的女神,只要骗进经理室,保证让她哀哀叫到整个走廊都听得见?我们刚刚在走廊足足站了五分钟,可是什么声音都没有喔!」圣凯第一次这么不客气地和自己说话,弄得小菲也大为光火,双手抱胸,气鼓鼓地瞪着圣凯.

  「哎——是我不好,对不起,我昏头了,小菲姊,你别生气。」圣凯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连忙补救。

  「哼,你在里面抱女神,我要去帮你服侍男人,自己设计的剧本没演好,倒来怪我!」小菲仍是不解气,暴怒地推开圣凯就走。

  「欸!欸!」圣凯连忙拉住小菲,一把将她拥入怀中:「小菲姊,对不起啦!是我笨、我没用!都是我不好,这剧本我们再研究,你先消消气,我帮你按摩好不?」小菲的合作与否和圣凯的同盟计画有决定性的影响力,不管怎样都得安抚好她才行。而且口气差劲地指责小菲也是圣凯的不是,所以他低声下气地乞求原谅、拼命帮小菲按摩。

  「哼!」小菲仍是气的不理圣凯,撇头不看他。

  「唉,对不起嘛!是我一时昏了头,忘记小菲姊是如何忍辱负重、纡尊降贵地去诱惑那个没用的富二代。妈的,有钱人的鸡鸡一定都很小,才会让小菲姊这么生气。别怕,我立刻帮小菲姊准备一批年轻的大鸡鸡供你享用,如果等不及,小弟也可以先顶着用。」软语不行,圣凯只好来一招声东击西、插科打诨。
  「呸呸呸!乱讲什么!」小菲果然中计,红着脸挣脱圣凯的怀抱:「少跟我耍嘴皮子,看样子剧情完全没按照你的剧本演出,现在你打算怎么办?」

  圣凯太清楚小菲的性子,哄她一定要哄到底才行,越不跟她谈正事,谈起正事来越方便。於是继续捏着她的肩膀笑说:「唉,A计画不行还有B计画,那不重要啦!倒是我亲爱的小菲姊没有满足才是大事,跟我说说你们怎么了?他是早泄,还是鸡鸡太小让你做不下去?」

  「呸,满嘴髒话。人家还那么年轻,怎么可能早泄?那根嘛——也还过得去啦!」小菲红着脸,闭上眼睛让圣凯按摩。

  「咦!听起来小菲姊还挺满意他那根镶钻的老二嘛!那怎舍得放过他?」圣凯故意酸溜溜地说,但实际上他半点吃醋的感觉都没有。

  「哼!姊这叫做欲擒故纵你懂不懂?而且他的老二也没有镶钻,要比巨屌,谁能比得过我们圣凯老爷?」小菲果然误以为圣凯吃醋,哄了他两句。

  「嘿!小菲姊什么时候也叫我老爷的?这是邀约的暗示吗?」圣凯一手探进小菲的衬衫,抓揉她的巨乳,淫笑着说:「原来是欲擒故纵,所以小菲姊这边也不算完全失败嘛!至少还是留了一条线。」

  「嗯嗯——哼——轻一点——」小菲闭上媚眼,仰躺在圣凯怀里享受他的「双重按摩」:「纵是纵了,擒却不见得擒得回来。郭冠傑眼里只有他老婆,没两下就嚷嚷着要找他老婆,真不知道那AV女优有什么好?不过是双破鞋嘛!你乾脆直接报给壹周刊拆散他们不就好了?这样你随便要用什么嫣然还是静怡接近郭冠傑都方便多了,省得在这里绕一大圈。嗯——嗯——好啦,别弄了,在这边不好。」

  「嘻,有什么关系嘛!这里不是会借给你的同事用来打炮吗?」圣凯笑嘻嘻地解开小菲的衬衫,现在他两手都握住她的巨乳,只做「重点按摩」了。

  「呸——你都听见啦。」小菲被揉得浑身发烫,鼻子不停发出哼声。

  「是啊,你这间办公室隔音真的很差欸,该不会是你们副总早猜到你会在经理室干这种事,才故意给你这间房间的吧?」小菲现在连胸罩都被解开,圣凯直接捏着她最敏感的乳头搓揉,弄得她淫声连连.

  「啊——啊——臭小鬼,胡——胡说什么——我、我到这公司以后一直都只专心上班好——好吗?啊——啊——别、别捏了-会——会舒服——啊啊——」
  「嘿!舒服有什么不好?那就继续舒服啊!」其实圣凯是不得不继续挑逗小菲,因为他得让她忘掉刚才那个简单又方便的做法才行。

  原本按照圣凯告诉小菲的计画,分开郭冠傑夫妇的目的,是一边由小菲和郭冠傑搭起桥樑,利用肉体关系强制和他保持联系;一边让圣凯对小梓进行胁迫,令她配合小菲的行动建立良好印象。最终打进郭冠傑圈子、陷溺他於肉体欢愉之林,再顺理成章说服郭冠傑成为圣凯的金主。

  但圣凯没告诉小菲的是,拉拢郭冠傑根本是意料之外的副策,最初他来到此处,只是希望借助小菲的力量来训练嫣然,达成另一个目标;而巧遇小梓,让他发了疯地想染指她,才是催生这个仓促计画的主因。即使小菲早知道圣凯迷恋滨崎紫苑的AV演出,也无法想像小梓的肉体会比郭冠傑富可敌国的财富还吸引人。能说服小菲和自己合作,一大半也是因为这巨量财富的诱惑,如果忠实告诉她自己的目标其实是小梓,那依照小菲醋罈子的性格,后果难以逆料。

  所以圣凯只好引开小菲的注意力,希望她忘掉那个既合理又简单许多的计画。毕竟要接近受害者,制造他破碎的心理环境是最理想的方式之一,而【影猎者】中的美女如云,随便选一个接近刚和老婆离婚的单身汉都不是难事。小菲的思考方式完全是一个标准的合格猎人,但圣凯心中只想着如果造成他们婚姻破局,小梓只会立刻返回日本,甚至浪迹天涯,别说给自己好脸色看,说不定连找到她都很困难,当然不能选择这个方案。

  「啊——啊——别弄了,我今天很忙的——现在已经浪费好多时间了——」
  「满足生理需求怎会是浪费时间咧?」圣凯笑嘻嘻地拉开小菲窄裙的拉炼,一手继续揉捏小菲的奶头,一手已探进小菲的内裤里:「看,都这么湿了,不解决一下怎么专心上班啊?」

  「啊——啊——」小菲浑身发热,她全身上下的敏感点早被圣凯摸得一清二楚,三两下就被他收拾地毫无反抗之力,只能娇喘。

  「咦!小菲姊下面怎么这么乾净?那根钻老二没来访问过吗?」圣凯一插就直接伸入两指,中指和无名指塞在小菲的小穴里搅动,食指则用来撩拨她的阴唇。
  「啊——啊啊——」小菲不可抑制地淫叫出声,搭配小穴被抽插发出的「咕啾」声,形成一段极其淫靡的交响乐。

  「难怪小菲姊这么生气,果然是那没用的男人不能满足你啊!别担心,你的表弟在此,保证马上让小菲姊全身舒坦!」圣凯加速手上的抽插,弄得小菲连反驳的力气都没有,只能反弓起身子,像痉挛一样全身颤抖,咬牙发出淫声。
  「啊啊——啊啊啊——」小菲忽然一个猛烈颤抖,达到高潮了。

  「嘿!小菲姊叫得真夸张,还说没有不满足?」圣凯继续揉捏她高挺的雄伟巨乳,让她舒缓一下。小菲和嫣然静怡的体质不大相同,高潮过后需要一段缓冲时间才能再战,不像她们那样越高潮越淫荡。

  「臭小鬼!这张嘴巴怎会这么坏?」小菲气喘吁吁地仰躺在圣凯身上,任由他搓揉自己的巨乳,任由情欲的浪潮沖激着全身。

  「嘿!我还会更坏的。」圣凯低头吻住小菲的小嘴,逗弄吸允她灵巧的香舌,和她来个浓厚的交缠,吻得她哼哼唧唧才离开.

  「唔——唔——嗯嗯——」小菲离开圣凯的嘴,隔着他的衣服逗弄他的奶头,媚笑着说:「不错嘛!又进步了喔。」

  「小菲姊教得好嘛!」圣凯迅速地脱光自己的下半身,把小菲翻了过来,故意把她扔到刚才小梓坐着过的位置,扶着屁股就要插入。

  「等等啦,先休息一下。」小菲反手握住圣凯的阴茎,阻止他立即插入。其实马上再战对她来说也不会非常不适,只不过她更喜欢先享受一下高潮后的余韵,何况她现在有更想知道的事情。

  小菲转过身来,在圣凯的阴茎上吐了口口水润滑,替他轻轻套弄,随口问道:「那你这边呢?看起来是有走完剧本的嘛,老二上面还有没擦乾净的精液——噗,没想到她这么不细心喔。还是我们来得太匆忙了?」

  圣凯顿时语塞,支支吾吾地说:「呃——算是吧。」

  「什么叫算是吧?快给我从实招来!」小菲另一手抓住圣凯的子孙袋,威胁式的捏了一下。

  「哎哟!你自己也没告诉我实况,问那么多干嘛啦。」圣凯颇不愿想起刚才的经过.

  「不是跟你说了吗?他急着要找老婆,匆匆忙忙就跑掉了。你也看出来他没上我,就只是帮他吹出来而已。」小菲若无其事地说,手则继续套弄肉棒。
  「呃——」圣凯不敢再隐瞒,担心小菲怀疑自己合作的诚意,只好含糊其辞地说:「就——我这边也差不多啦,只有用手——用嘴!就、就出来了!」
  「你也被吹出来?」小菲瞪大眼睛。

  「呃——时、时间不够嘛!」圣凯回避着小菲的目光,她却没有在意。事实上小梓连吹都没帮他吹——在小菲带着圣凯走到经理室的那刻,小梓立刻用嘴封住了圣凯的嘴巴,然后几乎是同时就让他缴械了。

  小梓套弄肉棒的手法不只注重速度,更兼顾了先前完美包覆他巨大肉棒的姿势,让圣凯的感受就像在干穴一样。被封住嘴巴的圣凯几乎是一秒进入空灵状态,下意识地抱紧小梓后就大量喷射在她手上,舒爽的呼喊声也被小梓的小嘴全数接收,没有半丝外漏。射完后小梓什么也没说,只擦了擦自己的手,就用眼神询问他离开的方式。连肉棒上的精液都是自己擦的!这被圣凯视为平生的奇耻大辱——他发誓总有一天要讨回来。

  「所以真的是都失败了啊——那你到底打算怎么继续?」

  想不到刚才好不容易挑逗得小菲忘了计画,现在又被她追问起来,圣凯连忙岔开话题:「郭冠傑这条线我们晚点再处理好了,欲速则不达,反正两边都有初步接触了。他老婆迟早会被我控制,而郭冠傑也绝对逃不过小菲姊的手掌心;所以我们现在还是先处理嫣然吧。」

  「嗯——好吧。」小菲侧头思考了一下:「你什么时候去带嫣然?」

  「等等就去,我们晚上在14号见。」

  「好,我等等交代一些事就到那边等你。」小菲语调一变,露出一个淫荡又充满诱惑力的媚笑:「好啦,正事谈完,该办别的事啦!让姊姊安抚你没插到那破鞋小穴的遗憾。」说着转过身去。

  「小菲姊就不是破鞋吗?」虽然不愿得罪小菲,但从刚才到现在,自己的女神一直被她汙辱,圣凯也忍不住微微有气。连贞洁保守的静怡他都无法忍受,更听不惯淫荡放浪的小菲叫小梓破鞋。

  「咦?」小菲吃惊地回头看他。

  「嘿,小菲姊还不是人人可上,被越多人干越爽的小淫娃,还好意思说别人?」
  「你——你怎么这样说人家!啊——」圣凯不理她,一手扶着小菲的屁股,挺腰就插了进去。

 「啊——啊啊——别、别这么粗、粗鲁——会——会忍不住声音——啊啊-
  -爽——爽——给我、给我。「小菲还想抗议,已被圣凯的巨大肉棒给征服,刚才高潮过的身体让她有更高的需求标准,让她立刻就进入状况,抓紧沙发的扶手,随着圣凯的冲刺摇晃她的巨乳。

  「说,你是不是个欠干的破鞋?需要人家用肉棒教训的淫娃?」圣凯干得兴起,全身趴在小菲的美背上,一手抓住她不停晃动的巨乳,用力捏着。

  「啊啊——会、会被你捏破——啊啊——好爽——好爽——圣凯好棒——」
  小菲语无伦次地大声淫叫,这样的音量保证能传遍外面的走廊。

  「还不说?快说:『我是欠干的破鞋!』」圣凯紧贴着小菲,狂风暴雨般的猛烈抽插,连笨重的沙发椅都被推离原位,小菲的淫水更是喷溅得满地都是。
 「啊——啊——我、我是欠干的破——破鞋——干、干死我——干死我了-
  -啊啊——「小菲忽然双眼一翻,晕死过去。

  「靠!竟然爽晕过去了?」圣凯拍拍小菲的脸,确定她仍有呼吸。上次把她干到晕过去是圣凯刚当上猎人的事了,那次足足有五个人轮流干她,她高潮了五、六次才晕过去。看样子小菲对自己也不完全诚实,刚才和郭冠傑之间应该也有点什么才对,否则不会才高潮两次就晕过去。

  想到这边,圣凯看着自己依然高胀的肉棒,恶作剧心起,抱起软趴趴的小菲,移动到侧门出口。小菲的经理室有两个门,一边是通向员工休息室的正门,一
  边是直通卖场的侧门——也就是小梓离开的门——倒不是经理需要什么紧急暗门
  ,而是这个房间是最初的员工休息室,设计两个门是为了方便员工上下班,直到某次改建和组织改组,才变成经理室。

  「干嘛?不要停啊——人家还要——」小菲媚眼迷濛地看着圣凯,两手环绕在他的脖子上,对他又亲又咬。

  小菲仍是一脸神智不清的模样,任由圣凯把她放到侧门旁的墙边,双手扶墙。「人家还要——还要嘛——」小菲淫荡地扭着屁股,彷彿在欢迎任何人的光临。
  「嘿!马上来!」圣凯一手扶着小菲的坚挺翘臀,一手压住她按在墙上的玉手,狠命插进她淫水氾滥的小穴。

 「啊——啊——好深——顶、顶到了——啊啊——啊——-不行——不行了
  ——「

  小菲只顾着忘情地大声呻吟,却没发现圣凯正窃笑着打开经理室的侧门. 幸亏室内外的光线没有太大的差异,小菲并未发觉侧门大开、自己春光外泄,仍是自顾自地大声呻吟。

  圣凯怕这样太过火,真的引来好奇的客人就麻烦了,只好用手摀住小菲的嘴,淫笑着说:「小菲姊叫这么大声,不怕人家听到啊?」

  「唔、唔——」小菲嘴被摀住,无法抒发出声,只能更加配合圣凯的抽插扭动身躯,满是汗水的身体敲击在粉白色的墙上,留下了模糊的人形印子。

  圣凯更是兽性大发,像要在她身上打个洞出来似的一下一下狠狠干着小菲,小菲被摀住的淫叫声也随之越攀越高。

  「呼!——」圣凯大喘一口气,做完最后的猛烈冲刺,把满满的精液全部射进小菲的淫穴中。小菲也在不知第几次的高潮中虚脱瘫软,侧坐在地板上。
  圣凯满意地看着坐在地上的小菲像失去意识一般快速喘息,满身的汗水让她晶莹透亮的肌肤更是闪闪发光,再加上微微张口的淫穴里泊泊冒出的白浊液体,让这幅裸女休憩图更是美丽又淫荡。

  圣凯笑着推上侧门,依照刚才侧门的开合度,若有好事者经过门边的话,应该可以从侧面看见小菲摇晃的巨乳、却看不见她的美丽脸蛋,不知道是这间经理室的美艳女主人正在让她的「表弟」抽插,完美又恰到好处的暴露程度,即使真的有人看见,应该也不会有大碍吧?

  但当他推上房门的那一刻,却看见一道有些眼熟的背影——

  「小琪?」背影的主人一震停步,然后低头快步离开.

               (待续)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boxx18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